主页

弟子诉王林诈骗案30日开审 “大师”已逃往香港?

  7月29日上午,王林大师的“关门弟子”邹勇告诉记者,30日上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邹勇诉王林案件,起诉的案由是诈骗。

  自己看过无数次王林的表演,尽管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出破绽,但现在特别肯定王林的那些功夫都是假的。在邹勇看来,王林是利用人们对他又敬又畏的心理来逐步骗得大家的信任。

  邹勇回忆说,第一次见王林是2002年在江西萍乡朋友的一个公司里。当天朋友特意说会有个奇人到访公司,果然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王林就过来了,朋友便留他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在去酒店上电梯时,王林当场就表演了上电梯,只见王林把手放在离电梯大概十厘米远的地方,让电梯说上就上,说下就下,说开就开,说关就关。“当时把我惊呆了,觉得太神奇。”邹勇说自己当时非常激动,特意问王林有这种神奇的功夫,收不收徒弟。而王林的回答则让他非常失望,王林断定邹勇吃不起这个苦。

  但这次见面,两人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来王林有朋友来就会叫我去他家吃饭,喝酒陪陪他朋友,我逢年过节也经常会去看看他。”邹勇说。

  交往得越多,邹勇越崇拜王林,折服于他空盆变蛇、断蛇复活、空杯取酒的神奇。而王林和某些官员、名人的交往更让他觉得此人能耐极大,他在王林江西的王府中以及深圳的别墅中见到过多位官员及演艺圈名人。

  交往更频繁是在2005年以后,到2006年,王林开始关心邹勇学不学法术,跟他说:“小邹,我行走江湖几十年,我的功夫不能失传,你为人正直,觉得你挺适合,你对这个功夫也有想法,你有这个天分,也有这个缘分。”

  邹勇说当时自己工作太忙就推辞了,王林还劝他说:“这个你只要闭关七七四十九天,就什么都学会了。”邹勇还是没有答应。

  “王林自己对外说有几千个徒弟,但对我却说实实在在地只教过我一个人。”邹勇记得,“王林曾说我是他的关门弟子,也是他唯一在公共场合认可的徒弟。”

  2008年春节以后,王林从深圳运来一辆劳斯莱斯,他说已经交了20万定金,马上要提车了,这辆车总共是760万,剩下余款要邹勇去交,说“这740万就算拜师费吧”。

  交了天价学费之后,邹勇拿到了一个蒲垫,让他打坐,还有一个小板凳,上面的红布条是让他练习运气的时候缠在左臂上的,王林说发功给他打通任督二脉。

  2009年12月18日, 邹勇对那一天记忆犹新,那天算是正式拜王林为师。当天,邹勇按照王林的意思,封了个333333块的红包给王林,(王林说“3”代表生财、吉利),并烧了三炷香。

  拜师仪式过了5天后,王林开始教邹勇练功了,并要闭关。邹勇说,当时和王林到了宜春市宜丰县官山自然保护区,因为王林在那里盖了一栋别墅,专门用来治病,还提供给一些朋友用。

  第一次练功是在晚上,邹勇清楚地记得,王林在道房里给自己开天眼。邹勇眯起眼睛回忆说,“师傅就在我身后发功,我当时感觉到后背像有高压电似的在耳边啪啪响,有火光,但王林不让我回头,没有看到到底怎样,然后把所有关节都打通。”

  说到激动处,邹勇在现场给记者表演了自己经常练的功夫,双脚张开,左手叉腰,右手腕上系根红绳并向右边伸直,吸气,动肘关节手向胸前挥,吐气,一共来回挥动36下。邹勇说,这些功夫自己一年要练四次,每次练七七四十九天,就这样自己练了两年多,但什么反应都没有,更没有学到那些让自己崇拜的功夫。

  两人的纠纷始于深圳的别墅。王林在深圳有个“王府”,而在王林的推荐下,邹勇也在该小区买了栋别墅,当时委托王林帮忙装修,并由此产生几千万的经济往来。按邹勇的说法,王林不断地向他索要礼品、钱财,如果他不给,王林就大怒,在最激动时,王林曾放狠话:“不给就不要叫师傅。”继而两人的经济纠纷不断升级,从房屋款到拜师费,两人甚至还曾对簿公堂。关于房屋的纠纷,王林一审胜诉。

  “自发生纠纷后,就开始不再相信王林了,尽管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出王林功夫的破绽,但现在特别肯定那些都是假的、骗人的。”邹勇说,去年发生纠纷后,与王林理论时,“他暴跳如雷,说一个月内让我不得好死。”“用气功戳死我!”

  王林,自称气功大师,江西萍乡人,因为在演艺圈、政商界朋友众多而闻名,与明星赵薇、成龙、王祖贤等的合照让他在网络上大出风头。

  对线日上午,气功大师王林的关门弟子邹勇接受了电话采访。邹勇介绍,他起诉王林诈骗的案件30日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记者:为什么一审庭审败诉?邹勇:我提供的合理的证据都没采纳。我是心里明白,但是我没证据(证明他有没有动用关系)。

  我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专业知识,在当年,所谓的法术什么的也不懂,当时看他的表演,折服于他空盆变蛇、断蛇复活、空杯取酒的神奇。而王林和某些官员、名人的交往更让我觉得此人能耐极大,我在王林江西的王府中以及深圳的别墅中见到过多位官员及演艺圈名人。这些人对他很尊重,自然我也对他尊重,想象成神的化身,想象他法术。

  他还经常说只要他一发功,我们公司就发展得很好,如果让他不高兴,我的公司发展就不好了。

  之前听说他能看病,我两个下属得了病,我介绍给了王林,但是收了钱,发了功,结果也没什么效果。再后来我发现拿假酒欺骗我。

  邹勇:我找他理论,结果他不讲理,他就说,他一发功,我不得好死,一个月烂掉。但是时间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这不没事吗,这也更证明了,他不会法术,纯粹忽悠人!我现在清醒了,他如果有那么高深的法术,他也不会这么没道德地骂我,骂记者。

  邹勇:报案了,去年11月份,在萍乡公安局安源分局。去了两次没受理,因为我是人大代表,今年1月份萍乡“两会”后,我希望政府督促司法机关,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后来就受理了。

  邹勇:我希望,那些曾经受过骗上过当的人,都能站出来共同指出他的伎俩,而现在吃过亏上过当的人不敢指出来,怕他背后给他们使黑手。(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7月29日,据王林曾经的“徒弟”邹勇向记者表示,他通过公安部门查询,确认“大师”王林于7月26日由深圳皇岗口岸出境。他还表示,王林于近日在微信上展示了一张自己的照片,邹勇称王林这张照片显示的环境是在香港家中的情景。而这张照片下写的拍摄时间是2013年7月29日09∶31分。邹勇表示,王林在香港居住的房屋在香港北角的城市花园酒店附近。而据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称,7月26日下午,辗转获得了王林的电话号码,并对其进行电话采访。经过多名熟悉王林的知情人确认,现实来源地为深圳的电话,确实是王林本人。

  据王林称,他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他于1995年左右获得香港身份,芦溪县当时吸引外资和港商投资,他回芦溪想要为家乡做贡献。王林向记者提供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复印件显示,王林签发日期是1995年5月。而他的港澳居民往来内地通行证则显示签发时期是2009年2月23日,有效期到2019年2月23日。

  29日,律师刘亚军表示,香港居民在内地涉嫌犯罪,由犯罪行为地的公检法系统管辖,如果王林在内地构成的犯罪,那就肯定会受内地法律管辖的,江西这边公检法都有权管辖。而在内地法院有官司的香港居民,涉及的是民事诉讼、民事案件,如果法院没有出台明确的限制,可以出关或出国。若是公安机关已经对其立案,或者涉及刑事案件,不允许出关或出国。

  如果香港居民在内地涉嫌犯罪回到了香港,内地相关机关不可以直接到香港将其带回。但可以通过和香港警方交涉,由香港警方将其送回。如果当事人要求在香港进行审理,内地相关机构会将其要求驳回。 如果王林出了国,可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和国际司法互助协定将其引渡。如果没有签订相关协定的国家,只能通过国与国之间的谈判或者外交手段解决。

  对王林是否涉嫌非法行医,芦溪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峡称,非法行医属于卫生方面监管,若构成非法行医,需由卫生系统移送公安机关进行查处。29日,芦溪县卫生局的多位领导均未接听电话。

  另据《广州日报》报道,芦溪县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之前并未接到群众举报说王林非法行医治病致人死伤。该负责人承认,之前的确听说王林给人治病,还收费不菲,但由于没有接到投诉,所以没太在意。“他是涉嫌非法行医。如果有受害者过来举报投诉,我们会受理的。有受害者可以找我们。”

  气功线日下午,芦溪县委宣传部部长龙军回应了是否对王林采取法律措施。他表示,芦溪县政法部门正在研究王林的事情。芦溪县已经要求相关部门依照事实依法处理。他说,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进展。对于是否联系了王林,龙军表示他联系不上。

  芦溪县政法委书记王名正表示,已经督促相关职能部门依据法定职权和法定程序依法介入调查王林相关问题。

  “徒弟”邹勇表示,2010年11月,王林称,他通过关系弄到了一批“特供”的茅台酒。“他说市面上要两万一瓶”邹勇说,王林表示只卖他三千元一瓶。邹勇买了约六千瓶,随后分两次向王林银行卡打入340万元和1500万元。后来,邹勇怀疑这些酒是假的,带着样酒到贵州茅台酒厂核实,被确认为假酒。

  记者看到,邹勇家中还储藏着不少酒。箱子上面写着贵州茅台50年陈酿。打开后,瓶子上没有任何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