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1比40赔个倾家荡产 毕节青场地下“六合彩”调查(图)

  3月25日,记者从贵阳乘车到达毕节市青场镇青松村的时候,已是下午7点。据报料人介绍,这个时候,是青松村最热闹的时候,因为8点35分就要开奖了。

  记者见到,村里一家比较阔气农户小院里挤满了人。同行的熟人说,这是一个小庄家。因为记者有熟人带领,庄家只是问了问记者是什么地方的人,就招呼记者坐下。前来买彩的人不停地同庄家打招呼,随后记者才知道,前来买彩的人与这个庄家都是熟人。

  凡有人来,庄家就会拿出有编号的两联单,上面有12生肖共49个数字,庄家按照彩民的要求在数字的前面写上金额,然后将一联淡绿色的单据给了彩民,其中的一联留了下来。院子外面,买了单的彩民三五一群激烈地议论着今天晚上会出单还是出双,场面非常热闹。

  与此同时,庄家的电话一直处于繁忙状态。“今天是41岁的牛。”这是庄家对电话里的人说得最多的一句线分,开奖号码出来了,庄家拿出帐本,这一天,他总共进账3155元,除去付7个彩民总共买中的奖金(2000元)外,赢利1155元。

  3月26日早上,在报料人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正准备外出打工的沈传义。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刚满35岁的沈传义显得有些苍老,他正在屋子里收拾着东西。记者问他要去哪里,他苦笑道:“陪他们去新疆打隧道,赚点钱把帐还了,从头再来。”在记者的询问下,沈传义道出了自己“赌码”输钱的经历。

  沈传义是云南省镇雄县人,由于家庭贫困,他从小就在青场镇跟着做石匠的舅舅生活,学得一套好的石匠活。1994年春天开始,他先后在贵阳做过水果生意,去广东打过工。1999年回到毕节后,他开过修车铺,办过家具厂。2004年他在毗邻的撒拉溪镇办起了石料加工厂,成为当地出了名的沈老板。至2004年10月,沈传义已有一个石料加工厂,4辆大货车。

  沈传义说,他于2005年9月份在青场镇被熟人介绍买了一次“码”后,就迷上了“赌码”。“开始时听说别人赢了几十万就心花了,试着买了1000多元的‘码’,结果一次就赢了4000多元,于是就以为‘买码’能够赢许多钱,但是后来买都没有赢过。”

  沈传义的舅舅告诉记者,自从去年沈传义迷上“赌码”后,就很少料理生意。“有时候他从撒拉溪回来,即使那边打电话订货,他也要等到‘码’出来才去,到了后来连着十几天都不去管生意了。”“开始的时候,他每天只买一千左右的码,到后来他最大的一次买了一万元的码。”

  记者问沈传义的妻子惠英:丈夫输掉了钱痛心不?她难过地告诉记者:“输都输了怪有什么用呢?更何况当时我也同意他买码的,而且有些码还是我买的呢。”惠英还告诉记者,就在前一天她还在买码,但一次只买几块钱的了。她说有时候觉得自己输得不服气,想扳本,可是往往是越陷越深。

  据了解,在这里“赌码”的农民大多是也家庭为单位,他们即使输了也不会谁去责怪谁,只是怪自己的运气背。该镇大河乡的一位因为买码和丈夫打架的妇女就告诉记者:“买输买赢都无所谓,我不会去怪他。可是他昨天不听我的话,我说要杀单,他不听,结果昨晚真的杀单。如果买了就可以中了,今天我讲他,所以就打起来了。”

  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六合彩”两天出一期,如果“中奖”,卖单的人就给你送钱来,如果输了他就只送“密单”。

  在青场镇,不少村民的床头摆着“密单”的复印资料,有的还被某工作室编辑成一本书的样子,他们一有时间就开始研究。记者看到,所谓“密单”就是关于地下“六合彩”的资料,上面印满了透码、透码、袁天纲神算、红波、蓝波、绿波等故弄玄虚的文字和一些让“码民”猜的图案。许多“密单”上印着“第**期:必中《6》大公开,10000%万准!请大胆下注”、“东山再起不是梦,敬请把握良机”等煽情的话语。

  在青松村,记者问一位正在看“密单”的村民“透码”真不真,这位村民告诉记者,透码有时真有时假,自己也不知道。

  而在一旁的沈传义则愤怒地告诉记者,“透码,是诱饵也是圈套,我起初就是打电话去‘透码中心’,一位称是的人告诉自己‘’,于是出于试一试的心态买了一点,结果中了。第二次我在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这个也信誓旦旦地跟我讲,百分之千的中,于是我买了几千块的时候,又不中了。”

  据沈传义介绍,他在输了几万元的时候,也想过退出,这时买码单的“熟人”告诉他,云南镇雄某某输光了几十万后,用自己父亲看病的一万多元钱去买“码”,一次就赢了回来,于是他又硬着头皮的买了。他说,可能是输昏了头,轻易就掉进了陷阱。

  青松村一位去年卖过码单的村民吴传方告诉记者,自己去年卖码单有过一万多的收入,但是去年8月老板打电话来给他“透码”,要他自己也多买一点,于是他和妻子商量后把一万多块钱全部买了,结果血本无归。到了10月份派出所民警来搜走了所有的码单和七千多元现金,至今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

  吴传方还告诉记者,在记者到达的前一天,他15岁在读初三的儿子因为劝其母亲不要买码单而争吵,现离家出走,音讯全无。他说他已经和妻子商量过了,从此不在买“六合彩”,希望儿子早点回来。

  沈传义还告诉记者,由于自己不愿意看到“六合彩”再害人,曾举报了一些卖码单的人。

  在青场镇,像沈传义一样输了几十万的人不多,但是像他一样输得落魄的却不少。

  青松村的村民吴传扬告诉记者,他去年准备用卖烤烟的钱把修了一半的房子打成平房,可是自己却把钱给输掉了,现在只能用石棉瓦盖着。他说自己也想收手,但是还是想扳本。“有时候都好几天没有买‘码’了,但是云南镇雄那边的‘透码’的人会突然打来电话说今天你卖啥子啥子码一定中,有时候不买但码出来的时候中了又后悔,有时候买了又不中。这样又让我们开始买‘码’,其实我们也晓得,我们的钱是帮他们赚的,但是没办法,只有倾家荡产才能收手了。”吴传扬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

  正在这时,一位村民模样的人走进他家的屋子喝了口水,又转身走了出去。吴传扬告诉记者,这就是卖单的人,他说:“现在买‘码’比以前更简单,只要打个电话就能买,没钱也可以赊帐,因为买码的都是熟人,你欠他的钱他也不会怕你。”

  记者问派出所民警会不会来抓卖单的人时,吴传扬说:“前天还在大河抓了8个卖单的。但是抓到了卖单的人他也不会讲出‘老板’是哪个,因为讲了他们在‘老板’那里的钱得不到了,而且‘老板’以后就不会相信他了。”

  当地一位政府部门干部告诉记者,这几年政府为了打击“六合彩”付出很大努力,在2004年10月,毕节市公安局出动60余名警力赶往青场镇,对当地猖獗的“六合彩”赌博活动进行专项治理打击。经过两天两夜的连续作战,警方共抓获了17名非法贩卖“六合彩”的不法人员,其中有13人被当场依法执行行政拘留。

  记者了解到,“六合彩”操作简单,有一台电脑可以上网,有资金就可以当庄家。在打击六合彩的过程中,许多人由公开转到地下,许多人买六合彩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买了,六合彩在农村只卖熟人,这些熟人又不报案,给公安机关破案带来很大的难度。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泰国情侣流行拍的照·21岁大学MM网络征友(图)·日本超女选秀必须亮内裤